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莫言中大开讲建议结婚后再看我的小说

2019年03月05日 栏目:金融

莫言中大开讲 建议结婚后再看我的小说“快看,莫言来了!”11月30日,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中山大学开讲“我小说中的人物原型”

莫言中大开讲 建议结婚后再看我的小说

“快看,莫言来了!”11月30日,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在中山大学开讲“我小说中的人物原型”。讲座一票难求,偌大的梁銶琚堂连过道都坐满了观众,只为一睹个本土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风采。

作为中大90周年校庆日的一个大型名家讲座,莫言谈到了这是他次走进中大,但他对中大的印象则源于鲁迅的《两地书》。

“很高兴和大家见面,今天我不是来演讲的,因为我既不会演,也不会讲。”身着浅蓝格子衬衣、藏青色外套的莫言,甫一出场便以他一贯的幽默赢得满堂喝彩。

莫言说,他前后共创作了近一百篇小说,塑造了数百个形形色色的人物,每一个人物几乎在生活中都有原型。然而,他们究竟到底是谁?在讲座中,莫言一一揭秘。

“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我观察人、研究人,包括观察和研究我自己。”谈及自己的写作“秘籍”,莫言说。

对此,中山大学中文系博士生导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中心主任、着名文艺评论家谢有顺教授认为,莫言通过人物和故事,保存了中国社会生活中“毛茸茸”、“活生生”的部分。莫言之所以能被世界读者喜爱,是借由他的观察和故事来实现的。

莫氏幽默▶▷

开场先“自白”与妻“约法三章”

“这次讲题没多大意思,尤其是我老婆还坐在下面,我答应她不讲那些有趣的事”……讲座伊始,莫言首先声明“莫言”。这个“莫氏幽默”,一下点燃了现场气氛。他说,讲座前,与妻子“约法三章”,尤其不能讲那一本小说的人物原型是她。

不过莫言还是先“自白”,讲的个人物原型,就是成名作《透明的胡萝卜》里的黑孩子。这篇中篇小说发表在1985年《中国作家》第二期,莫言通过小说人物黑孩诉说了少年时代吃过的苦,生活环境的寂寞荒凉,无人理睬却又耽于幻想的那一段时光。2012年10月13日,语文出版社将此作品编入高中语文选修教材读本。

“有人说黑孩的原型是我自己,我不同意,因为我挺白的。”莫言风趣地谈到,在塑造《透明的胡萝卜》的主角黑孩时,他确实融入了自身的童年经历,比如在桥梁工地上为铁匠师傅拉风箱,然而黑孩这个形象却更多地浓缩了一群跟他同时代、用生命力对抗苦难的孩子的经历。

谈人物原型▶▷

《红高粱》人物用家里邻居真姓名

“高密东北乡”是莫言打造的小说王国,在他100多部小说中,有数百个人物原型,多用人称来写,其中有“我爷爷”、“我奶奶”、“父亲”、“母亲”、“小姑”……

现场,莫言告诉广州听众,作品中不少人物就是村里的亲戚邻居,而且还是真人姓名。在着名的《红高粱》家族里,“我奶奶”戴凤莲是个精明能干、率真泼辣、坚强勇敢的女性,莫言表示,在这个复杂的形象里,可以看到他奶奶、堂姑和堂婶一生的经历。

莫言说,写作小说时,为了找到亲切感,会用家里邻居的名字,本想写完时再替换,但总发现“牵一发动全身”,成为不可能的任务。

莫言解密说,近热播的电视剧《红高粱》,当初拍成电影后,隔壁的叔叔大爷们看后很生气:“我活得好好的,凭什么被你弄‘死’了?”“我明明是杀猪的,怎么在你笔下就‘剥人皮’?”为此,莫言的父亲不得不挨个道歉,还解嘲说:“儿大不由爷,他在北京俺也没办法,你看《红高粱》里他句写我都是土匪种!”事后,父亲偷偷地告诉莫言:“以后能换个名吗?李三写成王五不就行了吗?”

莫言笑称,他吸取了这个教训,所以在热播剧集《红高粱》里,民国时期高密县长曹梦九的角色就改叫做“朱豪三”。

谈战争小说▶▷

人性与兽性较量是战争小说突破口

中国北方乡村生活中形形色色的故事、人物乃至动植物共同构筑了莫言笔下独特的世界。

在莫言的代表作《丰乳肥臀》里,鸟儿韩的原型叫做刘连仁,是莫言的同乡,当年莫言骑自行车十多公里,就是为了采访他的故事。“如果有机会,我想专门为他写一本书。”

1944年,高密人刘连仁被日本侵略军掳到北海道做劳工,不堪虐待的他毅然出逃,在北海道8万平方公里的雪地里,自杀未遂的刘连仁像野人般生存了14年,直到1958年一个日本猎人夸田清治在一个洞穴中发现了他,引起了世界轰动。

莫言从小就知道这个人物,上世纪80年代,他以作家和乡亲的身份采访了刘连仁,与之彻夜长谈。2005年,莫言来到日本猎人夸田的床前,听这个病危之际的老人讲完了刘连仁的故事。

关于这个日本老人和中国劳工的故事,莫言说,有一句话他没有写进小说里:“在战争的环境下,一个正常的人有可能会变成‘野兽’,而一个很坏的人也会变成英雄。战争中人性和兽性的较量,实际上就是战争小说的突破口。”

广州中学生“抢麦”提问如何看待小说中的“性”

莫言:教育和卫生部门

应关注青少年性教育

■现场

“建议中学生现在不要读我的小说,可以等到你长大结婚后再看。”讲座,一位广州中学生“抢麦”直率向莫言发问:“老师要求看您的小说,可是小说有许多性行为描写,如何看待‘性’?”全场一片哗然。

这个问题,让莫言始料未及。“谢谢你的坦率!”莫言有些尴尬地说,他写作时并没有预设读者群体,没想到写的小说会有朝一日被小学生或中学生阅读。“如果有这样一种预设,写作时会非常小心谨慎。”

“我直接的建议是,你不要听你老师的话,现在不要读我的小说了。但可以读我的散文,写母亲的、写乡村风景的、写读书的……”莫言说。但他也表示,现在络上有远远比作家小说描写更可怕更露骨的东西,孩子也能接触到。对于这些,作家要关注、要自省。而如何让青少年树立正确性观念,恐怕是教育部门和卫生部门要关注的问题,应该引起社会重视。

回应▶▷

“羞答答”不利中小学性教育

广东省教育研究院教研员、教研室社会科主任钟守权认为,文学作品,不仅是莫言的作品,还有艺术题材,但凡涉及到性,是否适合中小学生阅读,这不是一个孤立的话题,应该与中小学生生理、心理发育,性教育程度,以及道德和社会性发展状况相协调挂钩。

钟守权目前负责广东省少年儿童道德教育、社会性发展、法律、安全教育等教材编纂。他告诉,广东曾做过高中生和初中生性行为调查,结果发现中学生发生性行为与受到色情书籍,或图书中关于性的描写有关。“因为中小学生没有循序渐进的性教育,(性的内容)突然摆到他们面前,有可能成为潜在的性冲动的诱惑源。”

他认为,广东跟全国一样,目前的性教育还处于起步阶段,的障碍是,真正的教育没有摆开、落到实处。而主要原因是教育者、老师和家长受传统观念的影响,在性教育方面难以启齿、一知半解。

“越是羞羞答答、神神秘秘,越难以科学坦然地开展性教育。”钟守权说,性教育是孩子从自然人成为社会人的重要内容,必须树立健康的性价值取向,性伦理道德。

建议▶▷

涉性题材作品可适当分级

钟守权建议,对涉及性题材的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适当地划分等级。

此外,他建议,从幼儿园到高中,不同阶段应该开展不同的性教育。在幼儿园和小学的中低阶段1—4年级,主要开展性生理启蒙,传授生理知识教育。小学高年级阶段,进行启蒙的性意识教育。到了初中,可开展健康的性道德教育。再到高中,就要进行健康的性行为教育。“如果性教育完整,在高中阶段阅读莫言的小说就没问题。”

■花絮

为何迟迟不买房?

“广州房价比北京低很多,可以考虑”

“您在获得诺奖后曾说,要拿奖金在北京买房,但好像一直没有买。请问您什么时候出手?”现场中大中文系一位研究生问道。莫言意有所指地笑答:“现在广州的房价比北京的便宜得多。”观众席中即时爆发一阵欢呼:“在广州买房吧!”莫言轻咳“可以考虑”,但又连忙笑着摆摆手:“我可什么都没说啊。”

会否跨界拍电影?

“我还是适合自己管理自己”

一位从事影视行业的观众问莫言,是否有可能像韩寒、郭敬明等80后作家一样,自己当导演,拍自己的小说。莫言正色摇头道:“肯定不会。导演是一种管理者的角色,我还是比较适合写作,自己管理自己。”

成名后创作心态?

“以前一天写一篇短篇小说,现在一周写不到500字”

一位中大学子问莫言,与早期相比,如今在创作心态上有何转变?他回答:“上世纪80年代,我一天能写一篇短篇小说;现在,一星期只能写不到500字。“与早期的创作相比,成名后的莫言出手提笔愈发谨慎,他表示自己对别人的评价想得太多,反而成为了枷锁:“我想恢复当年那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态。”

高杆灯厂家
辽宁恒岳贸易有限公司
优质加工订做粉末冶金制品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