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工业时代的时钟造就了机器人读技术与文明

2019年03月25日 栏目:军事

《技术与文明》是刘易斯·芒福德的巨著之一,它讲述了机器的历史,并对机器对于文明的影响进行了重要的研究。他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来解释机器的起源

《技术与文明》是刘易斯·芒福德的巨著之一,它讲述了机器的历史,并对机器对于文明的影响进行了重要的研究。他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来解释机器的起源并追踪其社会影响,涉及艺术、自然科学、哲学、习俗和礼貌各个层面。本书既讲历史又做评论,还带有很多插图,是英语文献中部一部涉猎广泛、描绘近千年来机器发展史的巨著。

刘易斯·芒福德是人文主义技术哲学的开山鼻祖。当代美国技术哲学家卡尔·米切姆将芒福德列为当代人文主义技术哲学四位代表人物之首,并对其技术哲学思想作了比较系统的评述。

芒福德是从研究技术史开始走上技术哲学研究道路的。《技术与文明》一书除讨论技术哲学的问题外,更多的篇幅是讨论技术史的有关内容,并由此赢得了文化史家和技术史家的名声。他把技术发展史划分为三个“互相重叠和渗透的阶段”,即:始技术时代(The Eotechnic Phase,1000—1750年),古技术时代(The Paleotechnic Phase,1750—1900年)和新技术时代(The Neotechnic Phase,1900年至今)。他认为,不同历史阶段会形成不同的“技术复合体”(The Technological Complex),而这种技术复合体的基础是社会所利用的能源和原材料,后者渗透和决定整个社会文化的全部结构,他认为始技术时代是水和木材的复合体,古技术时代是煤和铁的复合体,新技术时代是电与合金的复合体。

当我们进入新技术时代时即现代工业时代,关键的机器不是蒸汽机,而是时钟。因为有了时钟,时间的划分越来越精确,时间也越来越成为人们行动和思考的参考点。 诚然,到了今天如果没有钟表,整个社会将会崩溃。但是,节奏越来越快的生活方式却不一定能为文明的进程、对个人的生命体验带来好处。我们期待的是全面降低的生活节奏。 本书写于上世纪30年代,但拿其内容与中国的现状作比较却毫无违和感。(豆瓣 栖何意)

-------书评:除生命外别无财富--------

by 维舟

你工作正忙的时候,桌上的响了;刚接起来说了几句,又响了;与此同时,email邮箱里几封邮件进来,电脑屏幕上还有的几个对话窗口弹出,都在提醒你尽快作出答复。这种情形如今城市普通白领都并不陌生,每个人每天的时间,都不断被打断和切成零碎的许多片段,不知不觉中渐渐感到莫名烦躁,听到响就心惊肉跳,更不必说进行连续深入的思考了。这个现代场景典型地揭示了一个普遍的矛盾:人类发明技术本来是为了便利,但终自己的生活却被技术无情地改变甚至主宰了。

芒福德写《技术与文明》的那个年代,、络等现代通讯工具还远未发明,但他的伟大之处(他确实堪称“伟大”)就在于此:本着一种对时代变迁和文化的深刻把握,他在很早之前就道出了现代人那种无法摆脱的困境,这使他的洞察在今天看来仍具有常读常新的意义。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以为代表的即时交流常不可避免地带有狭隘和琐碎的特性,“有了以后,个人的精力和注意力不再由自己控制,有时要受某个陌生人自私的打扰或支配”——这就像《魔鬼词典》里说的,发明之后,想要把一些讨厌鬼拒之千里之外再也不可能了。这种实时通信造成时间的断断续续和经常被打扰,人们接受的外界信息异常频繁和强烈,甚至会大大超过他们的处理能力,这使得人的内心越来越弱,只能被动应对。

这些话在现在听起来依然令人无限感慨吧?如果不知道本书原著出版于1934年,我想很多现代读者会以为它是一位当代思想家刚写成的新作,因为它的观察仍然极具洞见,似乎没受到时间冲刷的影响。那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让人遗憾为何中文版现在才出版,但又或许,它并不是来得太迟,而是不能更早了——芒福德在书中对技术与文明的那种思考,中国人近年来才逐渐能够体会,如果此书早二三十年引进,恐怕国人尚且难以深切地理解。

简言之,贯穿全书的是一种对工业文明的反省。虽然人类发明了机器,带来一定程度的社会进步,但在芒福德看来,这并不仅仅是文明进步那么简单,倒不如说是一把双刃剑——技术并不仅仅只是技术而已,它实际上也深深地改变、甚至强制了人类自己。

从一开始就是如此:与其说是人让机器为自己服务,不如说是人要去适应机器的、或抽象的逻辑。这种机器文明的序幕是一种机械的时间概念,时间被精确地测定到秒,而人的生活步调至此要受时钟滴答作响的节奏控制了。“浪费时间”从此成为一种可恨的罪过,而人们被那种抽象的时间节奏驱遣着去做永不停息的劳作。机械化的步就与生命活动背道而驰:严格的时间节奏代替了生命节律,枯燥的常规程序和严格的管理代替了个人的积极性和合作精神。

在这种狂飙突进、追求数量的机器文明中,人们狂热地追求着巨大的规模,以至于“机器自17世纪以来已经成为一种宗教,而作为宗教是无需证明其有用与否的”,这种理念的体现,就是一种顽强乐观的“进步”信念,认为人类可以无限地自我改善。对机器和大工业生产的憧憬使人们相信:有生命力的机器比无生命力的有机体更好。于是人们无情地开发矿藏,用机器那种巨大的力量来榨取大自然,对动植物乃至人的生命力的戕害,在当时是在所不惜的。

这段历史具有代表性的现象之一,就是采矿这个曾被视为不人道的职业,在工业时代却成为主导性的产业,采矿业的方法和理念逐渐成为西方发展工业的主导模式,并为早期资本主义奠定了剥削的基本模式。对黄金、煤铁、石油等矿藏的开采狂潮一直伴随着现代国家,典型的是淘金热,其流行模式和态度扩散到了整个社会,诸如不计后果、快速致富、落后者完蛋等等——这其实不难想象,我们在股票投机和房地产开发等现象背后看到的也是同样的一套观念。

不仅如此,机器还带来了一种秩序意志和权力意志。“机器在人体受摧残的环境中大放光彩:在寺院、在矿区、在战场。”这不仅因为机器经常被用于暴力强制和军事斗争,更因为机器的一种特征就在于:它给人强加了一种集体努力的必要性,以及一种由时间支配的内在纪律性。如芒福德指出的:人类依靠机器摆脱了自然界的控制,却又接受了相应的社会控制。这种控制已经非常之深,以至于一个抱怨很忙的城市白领,当他真的有时间可支配时往往不知道怎么利用自己的自由——也就是说,一旦离开现代工业奠定的体系,人们常会处于一种精神失调的状态。从这一角度来说,一个现代人其实生活得远不及古人自由。

渐渐地,人们意识到,这种对机器体系的被动依赖,“实际上是放弃生活的一种表现”。有机体和生命的概念逐渐复苏,因为现代人如今知道,即使是的机器也只不过是生命有机体的拙劣模仿——所以才有了所谓“仿生学”,这个学科的提法就已经暗示了对机器权威的否定。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推动这一新浪潮的力量,初正是来自一度被机器和进步的霸权所扼制和扭曲的那些传统观念,它们往往是对中世纪价值观的一种重申。正如逐渐实现现代化的中国人也开始重拾传统文化一样,所有人都意识到:抗议机器体系的背后,是对人本身重要性的重新肯定,一如约翰•拉斯金的格言所说的,“除生命之外别无财富。”

在回顾这些眼花缭乱、史诗般的历史片段时,芒福德常常同时显示出他对历史的驾驭能力和洞察力。确实如他所言,工业文明主要是一种外物文明,它在创造了巨大社会财富的同时,又制造了一个过于强大、以至于压迫人内心的外部力量。但反抗一个机器统治的阴暗未来(这在科幻片中常看到),并不意味着应当完全弃绝机器,退回到中世纪去,因为那只是逃离现实而不是走向可能的未来。应该说,一个更好的未来是可能的,假如我们将生命放到更中心的位置,并使机器变成一个更温和谦逊的存在。

经期延长腹痛吃什么药好
狮马龙活络油怎么样
近神经衰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