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卡巴斯基与俄罗斯间谍关系密切

2019年03月18日 栏目:养生

卡巴斯基与俄罗斯间谍关系密切? 总部设在莫斯科的卡巴斯基公司是一家安全软件供应商。然而在 2012 年,卡巴斯基公司却突然转向。之后陆续有高

卡巴斯基与俄罗斯间谍关系密切? 总部设在莫斯科的卡巴斯基公司是一家安全软件供应商。然而在 2012 年,卡巴斯基公司却突然转向。之后陆续有高管离职或被解雇,取而代之的是和俄罗斯军方及情报机构关系密切的一些人。

总部设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的卡巴斯基公司是一家安全软件供应商,其产品一直受到美国大型商场和其他 PC 零售商的欢迎。该公司收入在全球安全软件公司中排名第六,2013 年收入为 6.67 亿美元,在百思买 Geek Squad 的技术人员群体和亚马逊的售后反馈中评价都很高。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尤金•卡巴斯基曾经为俄罗斯情报机构克格勃 (KGB) 工作过。

卡巴斯基与俄罗斯间谍关系密切

该公司 2007 年的日本宣传广告中所使用的广告语是「来自克格勃的密码专家」。当时,根据一个合作伙伴的建议,公司的市场策略被总部迅速作了修改,根据卡巴斯基的公开资料,该公司当时在美国和欧洲招募了大量高级管理人员,以扩展当地市场,并准备通过一家美国投资公司公开上市。

然而在 2012 年,卡巴斯基公司却突然转向。之后陆续有高管离职或被解雇,取而代之的是和俄罗斯军方及情报机构关系密切的一些人。据六名公司现雇员和前雇员说,这些新高管中的部分人曾利用公司的四亿用户数据积极帮助俄罗斯联邦安全局 (FSB) 进行犯罪调查。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前身就是克格勃。因为害怕遭到报复,这 6 名雇员拒绝公开身份。和 FSB 的这种亲密关系始于公司高层:公司创始人卡巴斯基本人很少缺席每周一次的「桑拿之夜」,有 5 到 10 人参加,其中通常会包括俄罗斯情报官员。不过卡巴斯基在一次采访中说,这纯粹是社交活动,「去桑拿的都是些朋友。」

卡巴斯基说,「政府官员无法将他的公司数据和个人用户联系起来,他也从不担心有外部压力让他向普京表示忠心。他说:「我不是一个喜欢讨论俄罗斯现状的人,我生活在数字世界中。」

尽管他这样说,但是卡巴斯基公司此前却发布了一系列针对美国、以色列和英国电子间谍行为的研究报告,但是他们从未发布过有关俄罗斯的此类报告。在今年二月份,卡巴斯基公司的研究人员就曾发布了一份非常详细的报告,公布一个叫「方程组」的黑客组织对俄罗斯、伊朗和巴基斯坦的攻击行为,卡巴斯基的络安全分析师认为这个所谓的「方程组」其实就是美国国家安全局。卡巴斯基至今却没有发布过类似的俄罗斯间谍软件 Sofacy 的研究报告,该软件曾攻击过北约和东欧的政府外交部门。直到去年秋天,Sofacy 才被美国络安全公司 FireEye 公布出来。

卡巴斯基公司是和俄罗斯政府关系密切的络安全公司中的一家,和政府间谍机构的亲近度反应了络安全公司一个长期的站队选择。主要的安全软件公司中大部分都选择了美国这一边。其实任何政府关系都会影响公司的软件产品在全球的销售,Forrester Research 的首席分析师 Rick Holland 说。「这对任何安全公司都是一个挑战。」

四名前内部人士说,继两波高管陆续离职后,卡巴斯基公司的政府关系戏剧性地增加了。次是在 2012 年,卡巴斯基与来自格林威治的投资公司泛大西洋资本集团终止了 IPO 伙伴关系。随后,首席商务官 Garry Kondakov 的一封内部邮件宣布,从现在起公司的职位将只有俄罗斯人担任,董事会会议将由英语改为俄语。不过该公司否认有这样的电子邮件。

在 2014 年,公司已经屈指可数的高级管理人员,首席技术官 Nikolay Grebennikov 和北美地区总裁 Steve Orenberg 要求卡巴斯基考虑只担任董事长,卸任 CEO 一职,并重新任命一名新 CEO,随后这两个人也被解雇了。

据三位内部人士说,首席法务官 Igor Chekunov 经常参加卡巴斯基的桑拿之夜,是公司里专门对接俄罗斯政府的人。从 2013 起,他管理一个由 10 名技术专家组成的团队,负责从用户数据中分析出谁被黑客攻击,并向 FSB 和其他俄罗斯机构提供技术支持。该团队可以直接从公司的任何系统中访问数据。卡巴斯基北美地区负责人 Christopher Doggett 说他们的数据是匿名的,但两个技术专家说完全可以对个人电脑的信息进行识别,并可能已用于协助 FSB 的调查。根据彭博商业周刊的查询,Chekunov 在卡巴斯基站并没有任何职业履历介绍。发言人 Sarah Kitsos 说,Chekunov 从克格勃边防巡逻岗位退役后做了一名警察。

FireEye 向我们展示了这种关系在美国是如何运作的。CIA 会通过代理投资公司 In-Q-Tel 长期持有安全公司的股份,从而可以对这些公司进行指导并使用它们的技术。FireEye 也对中国和俄罗斯的黑客领域进行了调查,但主要调查了美国的络间谍。虽然 FireEye 首席执行官 David DeWalt 称赞了卡巴斯基对「方程组」黑客组织的报告,但他没有说他的公司是否也在研究这个黑客组织。「他们的源头是谁,谁给的他们这些信息,这一切都显得很神秘」他说,「你看看这一切,然后只能离开,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现实。』」

在头对头测试中,相比竞争对手,卡巴斯基的软件依然性能优越。「他们的技术人员爱我们,」Doggett 说。卢布的贬值可能会削弱公司 2014 年的盈利,他们改以美元公布财务数据。更重要的是,卡巴斯基一直在努力赢得美国联邦合同。「有一种络孤立主义在兴起,」Forrester 的分析师 Holland 说,「他们必须克服任何潜在或实际的联盟。」